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芳子博客——塞北雪寒

不执过去 不贪未来 简衣素行 云淡风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如兰如蕙词,淡雅含真趣。琥珀樽中倾迷离,不尽胸中事! 亦古亦今曲,若有若无意。天马行空步逍遥,琴瑟两相忆! ——一个喜欢写作和音乐的图书馆人。博客除标有【引用】、【转载】字样的文章外,均属芳子原创作品.版权所有,转载、引用请通知博主并注明出处。 谢谢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引用】转载奇书《幽梦影》(清 张潮)  

2012-01-06 10:30:41|  分类: 经典收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幽梦影》

【引用】转载奇书《幽梦影》(清 张潮) - 芳 子 - 芳子的博客——塞北雪寒
 

  《幽梦影》这本小书,为清初安徽歙县人张潮所作,是语录体的小品文章,内容风雅。书中随处可见山水云雨、风花雪月、鸟兽虫鱼、香草美人、琴棋书画、园林建筑、读书著书、谈禅交游、饮酒赏玩等字眼,所谈最多的也是这类内容。我辈俗人终日为口奔驰,读之只有羡慕的份儿,但偷空看几段,又有如炎夏中品尝一杯冻饮,清热解暑,非常受用。

  张潮仕途虽不得意,但家境是不错的,所以有心情著书。例如他写:“妾美不如妻贤,

钱多不如境顺。”张竹坡作注释说:“妻不贤安用妾美,钱不多那得境顺?”便使人哭笑不得。张潮又写:“春听鸟声,夏听蝉声,秋听虫声,冬听雪声,白昼听棋声,山中听松风声,水际听欵乃声,方不虚此生耳。”这都是有钱有闲有品位才可领略的境界。居当今俗世,光是“白昼听棋声、水际听欵乃声”便不知何处可寻了。

  谈读书他则说:“藏书不难,能看为难;看书不难,能读为难;读书不难,能用为难;能用不难,能记为难。”分析透彻,正正把话说到笔者心坎中,为之汗颜无地。此书另一特色,是有不少名士的批注。因为张潮交游广阔,相识很多当代名士,把书连批注一起读,有点似收看高质素的清谈节目,其乐无穷。

 

幽梦影序(一)

  余穷经读史之余,好览稗官小说,自唐以来不下数百种。不但可以备考遗志,亦可以增长意识。如游名山大川者,必探断崖尽壑;玩乔松古柏者,必采秀草幽花。使线人一新,襟情怡宕。此非头巾能戴、章句腐儒之所知也。故余于咏诗撰文之暇,笔录古轶事、今新闻,自少至老,杂著数十种。如《说史》、《说诗》、《党鉴》、《盈鉴》、《东山谈苑》、《汗青余语》、《砚林不妄语》、《述茶史补》、《四莲花斋杂录》、《曼翁漫录》、《禅林漫录》、《读史浮白集》、《古今书字辨讹》、《秋雪丛谈》、《金陵野抄》之类,虽未雕?**适溃讶私璩副槎现羁ぃ笨砂磷釉贫揭?

  天都张仲子心斋,家积缥缃,胸罗星宿,笔花缭绕,墨沈淋漓。其所著述,与余旗鼓相当,争奇斗富,如孙伯符与太史子义相遇于神亭;又如石崇、王恺击碎珊瑚时也。其《幽梦影》一书,尤多格言妙论。言人之所不能言,道人之所未经道。展味低徊,似餐帝浆沆瀣,听钧天之广乐,不知此身在下方尘世矣。至如:律己宜带秋气,处世宜带春气。婢可以当奴, 奴不可以当婢。无损于世谓之善人,有害于世谓之恶人。寻乐境乃学仙, 避苦境乃学佛。超超玄著,尽胜支许清谈。人当镂心铭肺,岂止佩韦书绅而已哉!

  曼持老人余怀广霞制。

  幽梦影序(二)

  心斋所著书满荚冬皆含经咀史,别出心裁,卓然可传。是编是其一脔片羽,然三才之理,万物之情,古今人事之变,皆在是矣。顾题之以梦且影云者,吾闻海外有国焉。夜长而昼短,以昼之所为为幻,以梦之所遇为真;又闻人有恶其影而欲逃之者。然则梦也者,乃其所以为觉;影也者,乃其所以为形也耶?广叟辞之隐语,言无罪而闻足戒,是则心斋所为尽心焉者也。读是编也,其可以闻破梦之钟,而就阴以息影也夫!

  江东同学弟孙致弥题

  幽梦影序(三)

  张心斋先生,家自黄山,才奔陆海。丹榴赋就,锦月投怀;芍药辞成,敏花作馔。苏子瞻“十三楼外”,景物犹然;杜枚之“廿四桥头”,流风仍在。静能见性,洵哉人我不间而喜嗔不形!弱仅胜衣,或者清虚日来而滓秽日往。怜才惜玉,心是灵犀;绣腹锦胸,身同丹凤。花间选句,尽来珠玉之音;月下题词,已满珊瑚之笥。岂如兰台作赋,仅别东西;漆园著书,徒分内外而已哉!然而繁文艳语,止才子余能;而卓识奇思,诚词人本色。若夫舒性情而为著述,缘阅历以作篇章,清如梦室之钟,令人猛省;响若尼山之铎,别有深思。则《幽梦影》一书诚不能已于手舞足蹈、心旷神怡也!其云“益人谓善,害物谓恶”感仿佛乎外王内圣之言;又谓“律己宜秋,处世宜春”,亦陶溶乎诚意正心之旨。他如片花寸草,均有会心;远水近山,不遗玄想。息机物外,古人之糟粕不论;信手拈时,造化之精微进悟。湖山乘兴,尽可投脑痘风月维潭,兼供挥麈。金绳觉路,宏开进梦之毫;宝筏迷津,直渡文长之舌。以风骚为道学,寓教化于诙谐。为色为空,知犹有这个在;如梦如影,且应做如是观。

  曼持老人余怀广霞制

  幽梦影序(四)

  记曰:“和顺积于中,英华发于外。”凡文人之立言,皆英华之发于外者也。无不本乎中之积,而适与其人肖焉。是故其人贤者,其言雅;其人哲者,其言快;其人高者,其言爽;其人达者,其言旷;其人奇者,其言创;其人韵者,其言多情思。张子所云:对渊博友如读异书,对风雅友如读名人诗文,对谨饬友如读圣贤经传,对滑稽友如阅传奇小说。正此意也。彼在昔立言之人,到今传者,岂徒传其言哉!传其人而已矣。今举集中之言,有快若并州之剪,有爽若哀家之梨,有雅若钧天之奏,有旷若空谷之音;创者则如新锦出机,多情则如游丝袅树。以为贤人可也,以为达人、奇人可也,以为哲人可也。譬之瀛洲之木,日中视之,一叶百形。张子以一人而兼众妙,其殆瀛木之影欤?然则阅乎此一编,不啻与张子晤对,罄彼我之怀!又奚俟梦中相寻,以致迷不知路,中道而返哉!

  同学弟松溪王 拜题

  ●幽梦影卷上

  
读经宜冬,其神专也;读史宜夏,其时久也;读诸子宜秋,其致别也;读诸集宜春,其机畅也。经传宜独坐读;史鉴宜与友共读。

  无善无恶是圣人;善多恶少是贤者;善少恶多是庸人;有恶无善是小人;有善无恶是仙佛。

  天下有一人知己,可以不恨。不独人也,物亦有之。如菊以渊明为知己;梅以和靖为知己;竹以子猷为知己;莲以濂溪为知己;桃以避秦人为知己;杏以董奉为知己;石以米颠为知己;荔枝以太?**海徊枰月凇⒙接鹞海徊菀粤榫海惠祸砸约居ノ海还弦陨燮轿海患σ运巫谖海欢煲杂揖海还囊造蚝馕海慌靡悦麇骸挥胫锊灰啤H羲芍谇厥迹缓字谖儡玻徽讲豢捎胱髟嫡咭病?

  为月忧云;为书忧蠹;为花忧风雨;为才子佳人忧命薄;真是菩萨心肠。

  花不可以无蝶;山不可以无泉;石不可以无苔;水不可以无藻;乔木不可以无藤萝;人不可以无癖。

  春听鸟声;夏听蝉声;秋听虫声;冬听雪声;白昼听棋声;月下听箫声;山进耳松风声;水际听内乃声;方不虚生此耳。若恶少斥辱;悍妻诟谇;真不若耳聋也。

  上元须酌豪友;端午须酌丽友;七夕须酌韵友;中秋须酌淡友;重九须酌逸友。

  鳞虫中金鱼;羽虫中紫燕;可云物类神仙,正如东方曼倩避世金马门,人不得而害之。

  进世须学东方曼倩;出世须学佛印了元。

  赏花宜对佳人;醉月宜对韵人;映雪宜对高人。

  对渊博友,如读异书;对风雅友,如读名人诗文;对谨饬友,如读圣贤经传;对滑稽友,如阅传奇小说。

  楷书须如文人;草书须如名将。行书介乎二者之间,如羊叔子缓带轻裘,正是佳处。

  人须求可进诗;物须求可进画。

  少年人须有老成之识见;老成人须有少年之襟怀。

  春者天之本怀,秋者天之别调。

  昔人云:若无花、月、美人,不愿生此世界。予益一语云:若无翰、墨、棋、酒,不必定作人身。

  愿作木而为樗;愿在草而为蓍;愿在鸟而为鸥;愿在兽而为鹿;愿在虫而为蝶;愿在鱼而为鲲。

  古人以冬为三余。予谓当以夏为三余——晨起者,夜之余;夜坐者,昼之余;昼寝者,应酬人事之余。古人诗云"我爱夏日长。"洵不诬也。

  庄周梦为蝴蝶,庄周之幸也;蝴蝶梦为庄周,蝴蝶之不幸也。

  艺花可以邀蝶;垒石可以邀云;栽松可以邀风;贮水可以邀萍;筑台可以邀月;种蕉可以邀雨;植柳可以邀蝉。

  景有言之极幽,而实萧索者,烟雨也;境有言之极雅,而实难堪者,贫病也;声有言之极韵,而实粗鄙者,卖花声也。

  才子而富贵,定从福慧双修得来。

  新月恨其易沉,缺月恨其迟上。

  躬耕吾所不能,学灌园而已矣;樵薪吾所不能,学草而已矣。

  一恨书囊易蛀;二恨夏夜有蚊;三恨月台易漏;四恨菊叶多焦;五恨松多大蚁;六恨竹多落叶;七恨桂荷易谢;八恨薜萝躲虺;九恨架花生刺;十恨河豚有毒。

  楼上看山;城头看雪;灯前看花;船中看霞;月下看美人;另是一番情景。

  山之光;水之声;月之色;花之香;文人之韵致;美人之姿态;皆无可名状,无可执着。真足以摄召魂梦,颠倒情思!

  假使梦能自主,虽千里无难命驾,可不羡长房之缩地;死者可以晤对,可不需少君之招魂;五岳可以卧游,可不俟婚嫁之尽毕。

  以爱花之心爱美人,则领略自饶别趣;以爱美人之心爱花,则护惜倍有深情。

  美人之胜于花者,解语也;花之胜于美人者,生香也。二者不可得兼,舍生香而取解语者也。

  窗内人于纸窗上作字,吾于窗外观之,极佳。

  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;中年读书如庭中看月;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;皆以阅历之浅深,为所得之浅深耳。

  吾欲致书雨师:春雨,宜始于上元节后,至清明旬日前之内,及谷雨节中;夏雨,宜于每月上弦之前,及下弦之后;秋雨,宜于孟秋之上下二旬;至若三冬,正可不必雨也。

  为浊富不若为清贫,以忧生不若以乐死。

  天下唯鬼最富,生前囊无一文,死后每饶楮镪;天下唯鬼最尊,生前或受欺凌,死后必多跪拜。

  蝶为才子之化身,花乃美人之别名。

  因雪想高士;因花想美人;因酒想侠客;因月想好友;因山水想自得诗文。

  闻鹅声如在白门;闻橹声如在三吴;闻滩声如在浙江;闻羸马项下铃铎声,如在长安道上。

  雨之为物,能令昼短;能令夜长。

  诗僧时复有之,若羽士之能诗者,不啻空谷足音,何也?

  当为花中之萱草;毋为鸟中之杜鹃。

  女子自十四五岁至二十四五岁,此十年中,无论燕、秦、吴、越,其音大都娇媚动人。一睹其貌,则美恶判然矣。耳闻不如目见,于此益信。

  寻乐境乃学仙,避苦趣乃学佛。佛家所谓极乐世界者,盖谓众苦之所不到也。

  富贵而劳悴,不若安闲之贫贱;贫贱而骄傲,不若谦恭之富贵。

  目不能自见;鼻不能自嗅;舌不能自舐;手不能自握,惟耳能自闻其声。

  目不能识字,其闷尤过于盲;手不能执管,其苦愈甚于哑。

  并头联句,交颈论文,宫中应制,历使属国,皆极人间乐事。

  《水浒传》武松诘蒋门神云:"为何不姓李。"此语殊妙。盖姓实有佳有劣——如华、如柳、如云、如苏、如乔,皆极风韵;若夫毛也、赖也、焦也、牛也,则皆尘于目而棘于耳也。

  花之宜于目而复宜于鼻香,梅也、菊也、兰也、水仙也、珠兰也、莲也;止宜于鼻者,橼也、桂也、瑞香也、*2子也、茉莉也、木香也、玫瑰也、腊梅也。余则咸宜于目者也。花与叶俱可观者,秋海棠为最,荷次之。海棠、酴箝、虞美人、水仙,又次之。叶胜于花者,止雁来红、美人蕉而已。花与叶俱不足观者紫薇也、辛夷也。

  高语山林者,辄不喜谈市朝事。审若此,则当并废史汉诸书而不读矣。盖诸书所载者,皆古之市朝也。

  云之为物,或崔巍如山;或潋滟如水;或如人;或如兽;或如鸟毳;或如鱼鳞;故天下万物皆可画,惟云不能画,世所画云亦强名耳。

  值太平世,生湖山郡,官长廉静,家道优裕,娶妇贤淑,生子聪慧。人生如此,可云全福。

  养花胆瓶,其式之高低大小,须与花相当。而色之浅深浓淡,又须与花相反。

  春雨如恩诏;夏雨如赦书;秋雨如挽歌。

  十岁为神童;二十三十为才子;四十五十为名臣;六十为神仙,可谓全人矣。

  武人不苟战,是为武中之文;文人不迂腐,是为文中之武。

  文人讲武事,大都纸上谈兵;武将论文章,半属道听途说。

  斗方止三种可存:佳诗文一也;新题目二也;精款式三也。

 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;才必兼乎趣而始化。

  凡花色之娇媚者,多不甚香;瓣之千层者,多不结实。王娟的博客甚矣全才之难也。兼之者,其惟莲乎。

  著得一部新书,便是千秋大业;注得一部古书,允为万世弘功。

  延名师,训子弟;进名山,习举业;丐名士,代捉刀,三者都无是处。

  积画以成字,积字以成句,积句以成篇,谓之文。文体日增,至八股而遂止。如古文、如诗、如赋、如词、如曲、如说部、如传奇小说,皆自无而有。方其未有之时,固不料后来之有此一体也。逮既有此一体之后,又若天造地设,为世所应有之物。然自明以来,未见有创一文体新人线人者。远计百年之后,必有其人,惜乎不及见耳。

  云映日而成霞,泉挂岩而成瀑。所托者异,而名亦因之。此友道之所以可贵也。

  大家之文,吾爱之、慕之,吾愿学之;名家之文,吾爱之、慕之,吾不敢学之。学大家而不得,所谓刻鹄不成,尚类鹜也;学名家而不得,则是画虎不成。反类狗矣。

  由戒得定,由定得慧,委曲渐近自然;炼精化气,炼气化神,清虚有何渣滓。

  虽不善书,而笔砚不可不精;虽不业医,而验方不可不存;虽不工弈,而楸枰不可不备。

  方外不必戒酒, 但须戒俗; 红裙不必通文, 但须得趣。

  梅边之石宜古;松下之石宜拙; 竹傍之石宜瘦; 盆内之石宜巧。

  律己宜带秋气;处世宜带春气。

  厌催租之败意,亟宜早早完粮;喜老衲之谈禅,难免经常布施。

  松下听琴;月下听箫;涧边听瀑布;山进耳梵呗,觉耳中别有不同。

  月下谈禅,旨趣益远;月下说剑,肝胆益真;月下论诗,风致益幽;月下对美人,情意益笃。

  有地上之山水,有画上之山水,有梦中之山水,有胸中之山水。地上者妙在丘壑深邃;画上者妙在笔墨淋漓;梦中者妙在景象变幻;胸中者妙在位置自如。

  一日之计种蕉;一岁之计种竹;十年之计种柳;百年之计种松。

  春雨宜读书;夏雨宜弈棋;秋雨宜检躲;冬雨宜饮酒。

  诗文之体,得秋气为佳;词曲之体,得春气为佳。

  钞写之笔墨,不必过求其佳,若施之缣素,则不可不求其佳;诵读之书籍,不必过求其备,若以供稽考,则不可不求其备;

  游历之山水,不必过求其妙,若因之卜居,则不可不求其妙。

  人非圣贤,安能无所不知。只知其一,惟恐不止其一,复求知其二者,上也;止知其一,因人言,始知有其二者,次也;止知其一,人言有其二而莫之信者,又其次也;止知其一,恶人言有其二者,斯下之下矣

  躲书不难,能看为难;看书不难, 能读为难;读书不难,能用为难;能用不难,能记为难。

  有工夫读书谓之福;有气力济人谓之福;有学问著述谓之福;无是非到耳谓之福;有多闻直谅之友谓之福。

  人莫乐于闲,非无所事事之谓也。闲则能读书,闲则能游名胜,闲则能交益友,闲则能饮酒,闲则能著书。天下之乐,孰大于是。

  文章是案头之山水,山水是地上之文章。

  《水浒传》是一部怒书;《西游记》是一部悟书;《金瓶梅》是一部哀书。

  读书最乐,若读史书,则喜少怒多,究之怒处亦乐处也。

  发前人未发之论,方是奇书;言妻子难言之情,乃为密友。

  ●幽梦影卷下

  风骚自赏,只容花鸟趋陪;真率谁知,合受烟霞供养。

  万事可忘,难忘者名心一段;千般易淡,未淡者美酒三杯。

  芰荷可食而亦可衣,金石可器而亦可服。

  宜于耳复宜于目者,弹琴也,吹箫也。宜于耳不宜于目者,吹笙也,汜管也。

  看晓妆宜于傅粉之后。

  我不知我之前生当年龄之季,曾一识西施否;当典午之时,曾一看卫??否;当义熙之世,曾一醉渊明否;当天宝之代,曾一睹太真否;当元丰之朝,曾一晤东坡否。千古之上相思者,不止此数人,而此数人则其尤甚者,故姑举之以概其余也。

  花不可见其落,月不可见其沉,美人不可见其夭。

  种花须见其开,待月须见其满,著书须见其成,美人须见其畅适,方有实际。否则皆为虚设。

  以松花为粮,以松实为香,以松枝为?**?以松阴为步障,以松涛为鼓吹。山居得乔松百余章,真乃受用不尽。

  玩月之法:皎洁则宜仰观,朦胧则宜俯视。

  凡事不宜刻,若读书则不可不刻;凡事不宜贪,若买书则不可不贪;凡事不宜痴,若行善则不可不痴。

  酒可好不可骂座,色可好不可伤生,财可好不可昧心,气可好不可越理。

  文名可以当科第,俭德可以当货财,清闲可以当寿考。

  不独诵其诗,读其书,是尚友古人,即观其字画,亦是尚友古人处。

  无益之施舍,莫过于斋僧;无益之诗文,莫过于祝寿。

  妾美不如妻贤,钱多不如境顺。

  创新庵不若修古庙,读生书不若温旧业。

  字与画同出一原。观六书始于象形,则可知已。

  忙人园亭,宜与住宅相连;闲人园亭,不妨与住宅相远。

  酒可以当茶,茶不可以当酒;诗可以当文,文不可以当诗;曲可以当词,词不可以当曲;月可以当灯,灯不可以当月;笔可以当口,口不可以当笔;婢可以当奴,奴不可以当婢。

  胸中小不平,可以酒消之;世间大不平,非剑不能消也。

  不得已而谀之者,宁以口,毋以笔;不可耐而骂之者,亦宁以口,毋以笔。

  多情者必好色,而好色者未必尽属多情;红颜者必薄命,而薄命者未必尽属红颜;能诗者必好酒,而好酒者未必尽属能诗。

  梅令人高,兰令人幽,菊令人野,莲令人淡,春海棠令人艳,牡丹令人豪,蕉与竹令人韵,秋海棠令人媚,松令人逸,桐令人清,柳令人感。

  物之能感人者,在天莫如月,在乐莫如琴,在动物莫如鸟,在植物莫如柳。

  涉猎虽曰无用,犹胜于不通古今;清高固然可嘉,莫流于不识时务。

  所谓美人者:以花为貌,以鸟为声,以月为神,以柳为态,以玉为骨,以冰雪为肤,以秋水为姿,以诗词为心。吾无间然矣。

  蝇集人面,蚊嘬人肤,不知以人为何物。

  有山林隐逸之乐而不知享者,渔樵也,农圃也,缁黄也;有园亭姬妾之乐,而不能享、不善享者,富商也、大僚也。

  黎举云:"欲令梅聘海棠,橙枨臣樱桃,以芥嫁笋,但时不同耳。"予谓物各有偶,拟必于伦。今之嫁娶,殊觉未当。如梅之为物,品最清高;棠之为物,姿极妖艳。即使同时,亦不可为夫妇。不若梅聘梨花,海棠嫁杏,橼臣佛手,荔枝臣樱桃,秋海棠嫁雁来红,庶几相当耳。至若以芥嫁笋,笋如有知,必受河东狮子之累矣。

  五色有太过有不及,惟黑与白无太过。

  阅《水浒传》,至鲁达打镇关西,武松打虎,因思人生必有一桩快意事,方不枉生一场。即不能有其事,亦须著得一种自得之书,庶几无憾耳。

  东风如酒,夏风如茗,秋风如烟,如姜芥。

  鸟声之最佳者,画眉第一,黄鹂、百舌次之。然黄鹂、百舌,世未有笼而畜之者,其殆高士之俦,可闻而不可屈者耶。

  不治生产,其后必致累人;专务交游,其后必致累己。

  昔人云:妇人识字,多致诲***。予谓此非识字之过也。盖识字则非无闻之人,其***也,人易得而知耳。

  善读书者无之而非书:山水亦书也,棋酒亦书也,花月亦书也;善游山水者,无之而非山水,书史亦山水也,诗酒亦山水也, 花月亦山水也。

  园亭之妙,在邱壑布置,不在雕绘琐屑。往往见人家园子屋脊墙头,雕砖镂瓦,非不穷极工巧,然未久即坏,坏后极难修葺,是何如朴素之为佳乎。

  清宵独坐,邀月言愁;良夜孤眠,呼蛩语恨。

  官声陋于***。豪右之口,与冷乞之口,俱不得其真;花案定于成心。艳媚之评,与寝陋之评,概恐失实在。

  胸躲邱壑,城市不异山林;兴寄烟霞,阎浮有如蓬岛。

  多情者不以生死易心,好饮者不以冷暑改量,喜读书者不以忙闲作辍。

  蛛为蝶之敌国,驴为马之附庸。

  立品须法乎宋人之道学,涉世宜参以晋代之风骚。

  古谓禽兽亦知人伦。予谓匪独禽兽也,即草木亦复有之。牡丹为王,芍药为相,其君臣也;南山之乔 , 北山之梓 , 其父子也 ; 荆之闻分而枯 , 闻不分而活 , 其兄弟也 ; 莲之并蒂 , 其夫妇也 ; 兰之同心 , 其朋友也。

  豪杰易于圣贤,文人多于才子。

  牛与马,一仕而一隐也;鹿与豕,一仙而一凡也。

  古今至文,皆血泪所成。

  情之一字,所以维持世界;才之一字,所以粉饰乾坤。

  有青山方有绿水,水惟借色于山;有美酒便有佳诗,诗亦乞灵于酒。

  严君平以卜讲学者也;孙思邈以医讲学者也;诸葛武侯以出师讲学者也。

  镜不幸而遇嫫母;砚不幸而遇俗子;剑不幸而遇庸将;皆无可奈何之事。

  天下无书则已;有则必当读;无酒则已,有则必当饮;无名山则已,有则必当游;无花月则已,有则必当赏玩;无才子佳人则已,有则必当爱慕怜惜。

  秋虫春鸟,尚能调声弄舌,时吐好音。我辈搦管拈毫,岂可甘作鸦叫牛喘!

  媸颜陋质,不与镜为仇者,亦以镜为无知之死物耳。使镜而有知,必遭扑破矣。

  作文之法:意之曲折者,宜写之以显浅之词;理之显浅者,宜运之以曲折之笔;题之熟者,参之以新奇之想;题之庸者,深之以关系之论。至于窘者舒之使长,缛者删之使简,俚者文之使雅,闹者摄之使静,皆所谓裁制也。

  笋为蔬中尤物;荔枝为果中尤物;蟹为水族中尤物;酒为饮食中尤物;月为天文中尤物;西湖为山水中尤物;词曲为文字中尤物。

  买得一本好花,犹且爱怜而护惜之,矧其为解语花乎?

  观手中便面,足以知其人之雅俗,足以识其人之交游。

  水为至污之所会回,火为至污之所不到。若变不洁而为至洁,则水火皆然。

  貌有丑而可观者,有虽不丑而不足观者;文有不通而可爱者,有虽通而极可厌者。此未易与浅人性也。

  游玩山水,亦复有缘。苟机缘未至,则虽近在数十里之内,亦无暇到也。

  贫而无谄,富而无骄,古人之所贤也;贫而无骄,富而无谄,今人之所少也。足以知世风之降矣。

  昔人欲以十年读书,十年游山,十年检躲。予谓检躲尽可不必十年,只二三载足矣。若读书与游山,虽或相倍蓰,恐亦不足以偿所愿也。必也如黄九烟前辈之所云"人生必三百岁",而后可乎。

  宁为小人之所骂,毋为君子之所鄙;宁为盲主司之所摈弃,毋为诸名宿之所不知。

  傲骨不可无,傲心不可有。无傲骨则近于鄙夫,有傲心不得为君子。

  蝉是虫中之夷齐,蜂为虫中之管晏。

  镜中之影,着色人物也;月下之影,写意人物也。镜中之影,钩边画也;月下之影,没骨画也。月中山河之影,天文中地理也;水中星月之象,地理中天文也。

  能读无字之书,方可得惊人妙句;能会难通之解,方可参最上禅机。

  若无诗酒,则山水为具文;若无佳丽,则花月皆虚设。

  才子而美姿容,佳人而工著作,断不能永年者,匪独为造物之所忌。盖此种原不独为一时之宝,乃古今万世之宝,故不欲久留人世取亵耳。

  闲人之砚固欲其佳,而忙人之砚尤不可不佳;娱情之妾固欲其美,而广嗣之妾亦不可不美。

  才子遇才子,每有怜才之心;美人遇美人,必无惜美之意。我愿来世托生为尽代佳人,一反其局而后快。

  予尝欲建一无遮大会,一祭历代才子,一祭历代佳人。俟遇有真正高僧,即当为之。

  圣贤者,天地之替人。

  掷升官图,所重在德,所忌在赃。何一登仕版,辄与之相反耶?

  动物中有三教焉:蛟龙麟凤之属,近于儒者也;猿狐鹤鹿之属,近于仙者也;狮子牯牛之属,近于释者也。植物中有三教焉;竹梧兰蕙之属,近于儒者也;蟠桃老桂之属,近于仙者也;莲花葡萄之属, 近于释者也。

  佛氏云:"日月在须弥山腰。"果尔则日月必是绕山横行而后可。苟有升有降,必为山巅所碍矣。又云:"地上有阿耨达池,其水四出,流进诸印度。"又云:"地轮之下为水轮,水轮之下为风轮,风轮之下为空轮。"余谓此皆喻言人身也:须弥山喻人首,日月喻两目,池水四出喻血脉流通,地轮喻此身,水为便溺,风为泄气。此下则无物矣。

  予尝偶得句,亦殊可喜,惜无佳对,遂未成诗。其一为"枯叶带虫飞",其一为"乡月大于城"。姑存之以俟异日。

  "空山无人,水流花开"二句,极琴心之妙境:"胜固欣然,败亦可喜'二句,极手谈之妙境:"帆随湘转, 看衡九面"二句,极泛船之妙境。"胡然而天,胡然而帝"二句,极美人之妙境。

  镜与水之影,所受者也;日与灯之影,所施者也,月之有影,则在天者为受而在地者为施也。

  水之为声有四:有瀑布声,有流泉声,有滩声,有沟浍声;风之为声有三:有松涛声,有秋草声,有波浪声;雨之为声有二:有梧蕉荷叶上声,有承檐溜筒中声。

  文人每好鄙薄富人,然于诗文之佳者,又往往以金玉珠玑美丽誉之,则又何也?

  能闲众人之所忙者,方能忙众人之所闲。

  居城市中,当以画幅当山水,以盆景当苑囿,以书籍当友朋。

  邻居须得良朋始佳。若田夫樵子,仅能办五谷而测晴雨,久且数,未免生厌矣。

  而友之中,又当以能诗为第一, 能谈次之,能画次之,能歌又次之,解觞政者又次之。

  玉兰,花中之伯夷也。葵,花中之伊尹也。莲,花中柳下惠也。鹤,鸟中之伯夷也。鸡,鸟中之伊尹也。莺,鸟中之柳下惠也。

  无其罪而虚受恶名者,蠹鱼也; 有其罪而恒逃清议者,蜘蛛也。

  黑与白交,黑能污白,白不能掩黑;香与臭混,臭能胜香,香不能敌臭。此君子小人相攻之大势也。

  耻之一字,所以治君子;痛之一字,所以治小人。

  镜不能自照,衡不能自权,剑不能自击。

  古人云:"诗必穷而后工"。盖穷则语多感慨,易于见长耳。若富贵中人,既不可忧贫叹贱,所谈者不过风云月露而已,诗安得佳?苟思所变,计惟有出游一法,即以所见之山川风土物产人情,或当疮痍兵燹之余,或值旱涝灾耸之后,无一不可寓之诗中,借他人之穷愁,以供我之咏叹,则诗亦不必待穷而后工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7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